专题
重走信息天路 探访“世界屋脊”上的通信干线“兰西拉”
发布时间:2016-11-14发布者: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把人间的温暖送到边疆……”藏族歌手韩红的一首《天路》唱出了藏区人民对于青藏铁路的渴望与赞颂。然而,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早在青藏铁路开通8年前,一条创造诸多建设奇迹、横跨“世界屋脊”、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光缆干线“兰西拉”已经通往了西藏。

如今服役近20年的“兰西拉”已接近设计使用年限,即将完成其历史使命。回顾那激情燃烧的建设岁月,哪些人、哪些事值得我们永远铭记?“兰西拉”开通后到底带来了什么?哪些成功经验应被继续发扬?“兰西拉”光缆的现状如何,未来又将何去何从?带着这些疑问,《人民邮电》报、长飞公司、中国信息产业网日前联合策划并开展了“重走信息天路”活动,兰州、西宁、海晏、茶卡、德令哈……报道组驱车近2000公里,翻山越岭深入一线,探访“兰西拉”沿线的人和事。

过了五道梁,难见爹和娘

“过了五道梁,难见爹和娘”,这是当地流传的一句谚语。海拔4617米的五道梁,是通往西藏的门户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的重要中转点。“难见爹和娘”并不是指距离远或者时间长,而是意味着可能会危及生命,有去无回,青藏高原险恶的自然环境可见一斑。然而,要铺就一条连接内地和西藏的信息天路,“兰西拉”必须通过这样的生命禁区。

“兰西拉”被称作“世界通信史上施工条件最艰苦的工程”,全长2754公里,跨越甘肃、青海和西藏3省区,90%以上的路由部署在高原、戈壁、沼泽和雪山地段,其中海拔4500米以上的地区就有840公里。这些生命禁区含氧量只有内地的50%左右,部分地段常年积雪,冻土、冻胀丘等高原特色地貌十分普遍,永冻层厚达167米,而且气候变幻无常,时而烈日当空,时而寒风凛冽,有时还会下大雪和冰雹,给“兰西拉”工程设计和施工带来了巨大挑战。

报道组的车队行驶在青藏高原人烟稀少的国道上,道路两旁就是“兰西拉”以及后期建设的二级光缆。

青海电信传输局局长王志云回忆道,“1997年,我随工从格尔木赶往唐古拉,计划晚上抵达后再吃饭,没想到前面的路被封死了,在车里坐了一晚上,海拔在5000米左右,干坐着、没吃的,高原反应又很强烈,感觉头都要爆炸了,当时真怕自己过不了这一关。”

青海电信安保部主任李启顺当年负责主抓青海省境内的“兰西拉”建设。“差点把命交待在那儿。”他回忆说,“我当时陪专家进行实地勘察,一步一步走下来,连续多天没洗过澡,没回过家。在唐古拉兵站,好不容易有一个温泉可以洗个头,没想到感冒了,坚持到凌晨两三点,实在不行了,同事们赶紧把我往格尔木送。谁知因天气原因路又不通,转而往拉萨方向送。走到安多,司机师傅坚持不住了,只能找个饭馆临时休息,等司机缓过来继续赶路,把我送到拉萨大家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当时连遗书都写了,只记得写了几个字,可能太难受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写了什么。”

“自然条件太恶劣,还未开工就被预言是要出烈士的工程。”原青海省邮电管理局宣传处主任李正乾在“兰西拉”建设期间曾多次深入施工一线,他回忆道,“当时部队负责开沟放缆。每晚干部必须拿个小棍值班,每隔两个小时就挨个拨一下熟睡的战士,就怕战士白天体力消耗太大,再加上高原反应会‘一睡不起’。”

就是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工程设计人员、施工人员、支援建设的解放军战士团结一心、迎难而上,越过一个又一个障碍,破解一个又一个难题,用钢卷尺、皮尺画线,用铁锹、锄头挖沟……几乎是用最原始的工具打造了最先进的工程。

这是一条用汗水和生命铺就的信息天路!从1997年6月25日正式开工,到1998年8月7日全线开通,仅用了不到14个月的时间就打通了这条连接内地和西藏的“信息生命线”(比原定计划提前了近半年时间),创造了世界通信史上的中国奇迹。

  工程设计人员在海拔4767米的昆仑山实地勘察。

  施工人员在千里戈壁放缆。

  军民协作敷设光缆。

  高原反应强烈的施工人员接受紧急治疗。


茶卡魔鬼又来了

“茶卡魔鬼又来了”,今年8月底,正在抢修受损光缆的青海电信海西分公司光缆维护中心副主任安福林,在工作群里发了这样一句话。他口中的“魔鬼”指的是8月底袭击青海全省的一轮强降雨。暴雨引发的泥石流和洪水等造成“兰西拉”多处光缆受损。其中,“茶卡-都兰中继段”光缆被洪水冲出20多米。灾情发生后,安福林等干线维护人员第一时间冒雨赶赴现场,通过紧张的巡检抢修,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了通信畅通。这就是“兰西拉”维护工作的真实写照。

“兰西拉”建设难,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维护更难!

军民浴血奋战了近14个月,在自然环境极其恶劣的高海拔地区建成了这条信息天路。然而,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在同样的地点,同样恶劣的环境下,维护人员们已经连续战斗了近20年。

青海电信网运部主管包先平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兰西拉”建设时期,他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我和同学们一起在教室收看新闻联播时,第一次听说了‘兰西拉’。我当时非常振奋,因为我学的就是光缆专业,心想毕业后没准能参与其中。”包先平毕业时,“兰西拉”已经建设完成,“虽然没能参加建设,但幸运的是,我来到了青海电信负责线路维护工作。”

然而,这项工作远比他想象的要辛苦和危险。“还记得到唐古拉的第一天晚上就睡不着,虽然单位为我们配备了供氧机,但感觉效果不是很明显,脑袋似乎都要炸开了。要知道我们不是只来一次,而是定期要来这里维护,不夸张地说,真是拿自己的生命在维护这条干线!”

“2011年冬天,我们格尔木线务站有个小伙子叫穆连峰,深夜两点多突然开始呕吐,把我们吓坏了,赶紧给格尔木打电话派急救车来,我们这边的维护车也往格尔木赶,跑了200多公里才和急救车会和。经诊断是肺水肿,在医院休养了一个多星期,遗憾的是因为身体原因,他再也无法继续从事维护工作了。”谈到患病的同事,包先平十分惋惜。

不仅要与高原反应抗争,维护人员还会经常受到野生动物的滋扰。包先平介绍说:“在野外巡回时最怕遇到野狗,每年都有许多同事被咬伤。”“有一次连续暴雨,我们只能睡在唐古拉机房里,竟然有高原灰熊来‘串门’。当时真是惊出一身冷汗。”

在高海拔地区,人们空手走路都好像是背了70多斤的重物,而维护人员在步巡时一天要走十几二十公里。

青海电信海北分公司海晏线路段段长赵文成说:“一般夏天我们一个月车巡会超过1万公里,每天500公里左右。步巡的主要任务是为光缆的标识桩刷漆描字。海晏的标识桩大约有3000个,仅刷漆就要两三个月的时间。遇到洪水等自然灾害也只能靠步巡,不然根本无法发现隐患。”

“兰西拉”的全线开通为沿线宽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金滩乡岳峰村村民李忠顺家里早已装上了20M的宽带。他一边熟练地操作IPTV一边开心地向记者表示:“以前看电视靠卫星‘锅盖’,台少画面也不清晰,现在高清台多得我数都数不过来。”

青海电信海西分公司光缆维护中心副主任安福林介绍说,在茶卡无人机房还有当年“兰西拉”最早的一台设备(西门子在1997年供货),已经停止了使用。在近20年间,中国通信企业技术实力的不断增强,使得国产设备实现了对进口设备的逐步替换。

  报道组深入当地老乡家中采访。

  采访途中,报道组与另一条“天路”青藏铁路相遇。

  在“兰西拉”沿线沙尘暴等恶劣气候经常出现,为维护工作带来诸多不便。

一笔难算的账,一次正确的选择

1994年,原邮电部部长吴基传向原邮电部郑州设计院提出要求,请他们算一笔账——研究一下进藏光缆工程的可行性。这个可行性报告将决定“兰西拉”能否真正“上马”。

“该工程在主要财务指标上均较差,项目自身经济效益和抗风险能力不能保障通信企业的正常运营。”经过实地勘察,可行性报告从财务层面给予了负面评价。但经过大量的调查研究后,最终的结论是:“财务上不可行,但从国民经济和全网上讲则是必要和可行的。”为了国家整体利益,原邮电部权衡再三,终于下定决心,启动了“兰西拉”工程。

经过近20年的发展,事实证明原邮电部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兰西拉”的全线开通,为当地人民生活的改善,西部乃至全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国民族光通信企业的崛起等均作出了巨大贡献。

  位于唐古拉山口兰西拉光缆工程纪念碑,当地居民经过这里还会献上哈达。

甘肃电信总经理秦学寿曾担任青海电信总经理,同时熟悉“兰”和“西”的他,对于“兰西拉”很有发言权。他指出:“‘兰西拉’是纵贯我国西北至西南的一条通信大动脉,也是连通首都至我国内地省会城市间的最后一条通信大动脉,是增进民族团结、加强国防建设和开发大西南的重要建设项目。‘兰西拉’光缆干线的建设,结束了‘西藏无光通信’的历史,标志着我国通信建设事业进入了一个新纪元。”

他补充道:“我们西北有句话,‘要想富,先通电话再修路’,兰西拉工程建成后,通过‘八五’期间建设的西兰乌、京呼银兰光缆,‘九五’期间建设的兰州-成都和兰州-格尔木-乌鲁木齐等光缆,把甘、青、藏三省(区)与全国各地紧密地连接起来,对完善光缆骨干网结构,改善沿线投资环境,带动周边农牧民和居民脱贫致富奔小康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也为增进民族团结和加强国防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兰西拉”是我国“八横八纵”光缆骨干网建设的收尾之作。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八横八纵”的逐步铺开,我国光通信企业在市场的拉动下实现了快速发展,技术能力不断提升,产能不断增强。在“八横八纵”建设初期,主要采用进口光缆,在随后的建设过程中,国产光缆逐步替代了进口产品。令人欣喜的是,建设难度最大、对光缆要求最高的“兰西拉”工程全部由长飞和华新等中国企业挑大梁。

“近20年来,长飞等中国企业为‘兰西拉’提供的光缆运行稳定、质量可靠,各项性能指标较好。”王志云为民族光缆企业打了高分。包先平特别指出,光缆质量对于“兰西拉”非常重要,“我们做维护的深有体会,如果光缆质量不好,隔三差五地坏,我们的维护工作量将极大地增加,在这样的高海拔地区困难可想而知。”多年来,国产光缆经受住了考验,赵文成介绍说:“在我负责的路段采用的是长飞的光缆,多年来从未因光缆质量问题而发生损坏,仅有的几次故障均是由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或是当地居民施工不小心挖断了光缆造成。”

目前,“兰西拉”面临着更新换代,包先平希望民族光缆企业能够再接再厉,带来最先进的技术、产品和方案,为第二“兰西拉”、第三“兰西拉”……不断贡献力量,与当地的维护人员一起迎接新的挑战。

“我们没做什么,只是做了本职工作。”这是我们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话。十几年前,一群平凡的人做了一件不平凡的事,他们克服艰难险阻将光缆拉到了拉萨,为西藏摘掉了“信息孤岛”的帽子;这十几年间,一群平凡的人仍然在坚持做着不平凡的事,他们用自己的汗水甚至生命守护着这条信息天路。希望通信人这种宝贵的“兰西拉”精神能够得到继承和发扬;希望在“兰西拉”建设中探索出的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等成功经验继续发光;也希望这些辛勤的通信基层员工的工作条件和收入能够得到更多的关注与改善,祝他们工作顺利,幸福安康!



Copyright © 2016 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鄂ICP备05003375号-1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光谷大道9号电话:+86-27-87802541传真:+86-27-87802536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2645号